女人克夫相关系鼻眼颧-芳草婚介
当前位置:主页 > 婚介中心 > 热门话题 >

女人克夫相关系鼻眼颧

来自:未知 发布时间:2019-10-16 12:48

有一年在北平常与当时被号为彭神仙的彭涵芬君往还,不时也在中央公园的古柏树荫下品茶纳凉,闲谈世事,这位善观气色的彭先生,年青时原是一个看相先生,在上海新世界附近的西藏路路边摆过看相摊头,因为他有一天看准了一女佣人有性命之危,那女人果然投环自尽;而她的丈夫闻知却来找他要和他理论,他被迫无路可走,就跟着一个山东同乡在太古公司行船到英国去。后来就在英国半工半读变成一个留英的学生,学成回国之后,当然不再重操旧业,就在故都政界中混,因为他比别人多一套善观气色,不久便大走其官运了。

  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已是五十多岁了,也是一个已当过财政上的局长要职。退守林下的时候,他虽然是个精于相术的人,但不喜欢替人看相;因为与人谈相常有困难,由于世人大都福相少,祸灾多;不直说,自己不愉快;直说,别人不愉快,何苦来?所以他经常是避免和人谈相的。但是由于他已经出名了,而熟的朋友又多,所以他几乎每日也都难免被邀请吃饭,或是别人上门要替人看看气色说几句的。

  有一天我和他两人在中央公园裹正优悠地躺在藤椅子上面东拉西扯着。本来我若和他在一起,就难免时刻向他叨教关于相学上的问题的,那天我们决意不谈相理之事,只是一味清谈。

  一会有几个游园的男女,正在我们的对面座位坐下。一共有五个人,两个青年男子,三位女人则是四十多岁的上流太太似的。因为坐得我们太近了,她们的一举一动又不能不引起我们多少注意,而我所注意的又不离本行,于是我和他又不能不谈到相的问题来了。

  “你看这三位女人甚历是同格,甚么是异格?”还是彭先生先开口问我。

  我说:“一生足衣足食,不愁穷困是同格;夫、子、寿数则是异格。”

  他微笑地又问:“请你说说她们的夫宫如何。”

  “头上梳髻的那个‘夫贵’;穿背心的那个‘夫富’;着旗袍的那个‘克夫’”。

  他又微笑地说:“你看的只是大体上不错,但其中颇有问题。”

  他坐了起来,饮了两口茶。“那个夫贵不差;但那个夫富错了,不是夫富,是她自己富。还有一个同格你没有看出,她们都是‘克夫’格,而且都已克过了!”

  因为当时我虽研究命相之学也有五六年的时间了,但就这门奥妙的学问来说,还是初学,当然所知的还只属皮毛,所谓易知难精我自己是明白的,尤其是关于女人的克夫相,有所谓“明相”和“暗相”,又有所谓“外五行”和“内五行”之别,而我当时所知的只是明相和外五行的一部份,至于暗相和内五行我就不识睇了。于是我听彭神仙这一说,就乘此机会向他请益了。

  “她们三位都是克夫格吗?我真不识看了!”我说:“那两位到底克在在那裹呢?鼻也不削,颧也不高。”

  “想你只知其一二,不知其三四,而且还有五六七八九哩!”彭先生说:“仅就明相说,女人克夫,可分面貌、体型、和举动三方面,而初学的只知面相,现在你就以面相论,面相中,克夫相关系于眼、鼻、颧三部位。一般相士都只知女之鼻削、眼凶、颧高;三者为克夫相,而不知有的情形并不如此。”说到这裹他问我,现在看的就这位着旗袍的克夫女人,那明显的是所谓鼻梁削如刀;但那位穿背心的勀夫,却鼻梁下陷所致,至于那位头上梳髻的,虽然嫁夫必贵,而克夫之相则系乎眼了。

  的确,我当时只知道女人鼻削、眼凶和颧高三种是勀夫相,而鼻梁扁平的虽知其系坏相,却不知道也是勀夫相,至于那个贵夫人的眼睛,我就完全看好,绝不会看作克夫相的,后来经过他的解释,才知道女人眼眶大而露光的,在三十七八岁两年,就会克夫的,不论男女,眼眶宽大原是好相,但若浮光不定,那又不好了。

  据彭神仙的论断,鼻削如刀的女人,克夫较早,在四十五岁以前,很可能不止克一个,那位贵夫人当在三十七八岁两年丧夫无疑。最迟克夫的是鼻梁陷下的,要在四十一岁后两三年内,但过此就不再克了。

  我们正在谈论之际,望见友人中医师刘幼雪大夫也带了几个男女同伴来游园,他原与彭涵芬也相熟,就过来和我们打了一个招呼。因为刘大夫是一个儒医,认识的病家很多,原来他也和对面座上的三位女人相熟,彼此也打了招呼,当时我就想,关于这三位女人的事,他一定知道的。

  刘幼雪走了之后,与他家人一道来约有一位萧太太是他们亲戚,我也相熟的;于是我就问彭神仙:“刚刚和刘大夫太太圭在一起的那一位太太,你留意到了没有?”“留意到了,”彭涵芬说:“因为我们刚刚在谈论克夫问题,所以我留意到了,你也认识她吗?”

  “认识的,她是萧太太,是幼雪的表弟妇。”我又说:“你看她怎么样?”彭涵芬说:“她已经克了两个丈夫,而且都是死于非命。”

  我说:“我知道幼雪的表弟,前几天因飞机失事死掉的,你说她以前还是以后还要克一个?”

  “我说的是以前还勀过一个,”他说:“看来现在她大概四十零岁了,我想应该劝她在四十七岁以前不要嫁人,否则还要勀。”

  这位肃太太面孔长得并不恶,所嫌扚只是颧骨太高,所以戚友们都说她克夫理由就在此,但我们初学的人只知道她会勀夫,又因为四十六七岁两年是走两颧,所以都以为要等到四十六七岁才克夫,而不知不待走到两颧就要克,而且以前已经克过两个了。据彭神仙说,俗语有“一年嫁九婿,无婿过新年”这句话虽未免言之太过,但在严重克夫相上说,却是事实。

  他说他曾见过此种女人,就是鼻眼颧三部位如果都有克夫相的话,她就不可能满一年而不克夫,反而可能一年之内克两个丈夫的。

  过了几天我碰到刘幼雪,因为他知道我随时向彭神仙学看相,所以还不待我开口,他倒先问我那天和彭神仙在中央公园有甚么心得没有?我就乘机问他那天坐于我对面座上的三个女人是谁。他就笑对我说:“你们看出了没有,她们都是勀夫的!”“是的吗?我只看出一个,而彭神仙把三个都看出了的。”“是的,那位韩次长的太太相貌很华贵,不是彭神仙不容易看出她曾克夫的。”接着我就问到萧太太的问题。我说:“令戚萧先生前两年去世,我是知道的,萧太太的丈夫应当死于非命,你看怪不怪?”

  “真的吗?他还有说她别的事没有?”

  “他说她以前已克过一个,也是死于非命。”

  因为刘幼雪对于命理颇有研究,他听我说了就微笑道:“彭涵芬的相术的确比我们的命理高明。”

  原来她的第一任丈夫,是被汽车撞死的。